學風不夠扎實、大家不能潛心做研究是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

  • 时间:

【快递员遭投诉下跪】

“科研人員為獲得經費、得到獎項,需要進入一個個‘圈子’,實現資源交換、利益共享,不斷提高自己的‘段位’,進而獲取更多的資源和利益。”林慧稱,“圈子”文化的影響不容小覷,不僅分散了科研人員的精力,影響科研效率和質量。更重要的是,“圈子”文化會讓科研人員迷失方向,淪為名利的追逐者,失去做科研的初心。

剎住浮躁浮誇之風2018年,我國研究與試驗發展經費支出為19657億元,比上年增長11.6%。

“學風問題,錶面看是科研人員作風問題,和個體的修養、道德建設有關。要對科研人員加強學風教育、宣傳,但也不能把板子全打在科研人員身上。”在何光喜看來,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,還要加強科研環境的整體營造,特別是相關制度和政策的改進完善。目前正在推進的破除“四唯”、改革科技評價導向,就是很重要的工作。

“《意見》主要針對當前科技界學風不夠扎實的問題。目前,我國科研投入的量上去了,但有突破性、原始性創新意義的科技成果還較少。”何光喜分析,一方面原因是基礎研究領域的積累還不夠;另一方面就和學風不夠扎實、過於浮躁有關,科研人員不能沉下心來,圍繞某些關鍵問題啃硬骨頭、攻堅克難。

《意見》也強調,反對科研領域“圈子”文化。中國科學技術發展戰略研究院科技與社會發展研究所副所長、研究員何光喜指出,世界各國的科學共同體都有學派傳承,“圈子”文化也普遍存在,但在中國講人情、講關係的風氣可能更盛一些。需要註意的是,學風建設時下最突出的問題是浮躁、浮誇,走到極端時甚至不惜弄虛作假、學術不端,這對於科研的傷害非常大。

中國科學院科技戰略咨詢研究院副研究員林慧認為,經過多年發展,我國科研經費投入、科技人力資源總量、科研論文總數等指標已位居全球領先位置,重大科學發現和技術進步成果不斷涌現。但科研界也存在浮誇浮躁、投機取巧的作風,以及暗流涌動的“圈子”文化。

本報記者 劉 垠“加強學風作風建設、營造風清氣正的科研環境,對於激發創新、鼓勵原創性科學貢獻、提高創新績效具有深刻的現實意義。”6月11日,中共中央辦公廳、國務院辦公廳印發《關於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》(以下簡稱《意見》),引發科研人員關註。

懲治學術不端 從力戒浮躁之風開始  ——《關於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》專家解讀之一

何光喜強調,要給科研人員創造真正自由、寬鬆的科研環境,讓他們通過踏實、沉心地做研究,也能得到有體面、有尊嚴的物質和精神回報。同時,也要從末端加強對學術不端和不良學風的懲治。目前的監管制度、體系已經逐漸完善,下一步還是落實和懲處的力度問題。

對此,《意見》旗幟鮮明地指出,要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,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。此前,“學風建設”“懲戒學術不端”首次被寫入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,國家的重視可見一斑。

“對於一些大腕兒的典型案例,是不是能真正做到發現一例懲處一例,並且懲處力度足夠有震懾力,不能因為某個人有什麼權威地位,就採取高舉板子輕輕打下的處理方式。”何光喜說。

“很多科研人員也對當前的學風不太滿意。學風不夠扎實、大家不能潛心做研究是一個非常突出的問題。淡薄名利、潛心研究的奉獻精神,追求真理、嚴謹治學的求實精神是我們目前最為缺乏的科學精神。”何光喜告訴科技日報記者,科研人員合理追尋自身利益無可厚非,但不能因為外在的短期利益導向,影響科研工作的深度和方向。

要有“功成不必在我”的胸襟林慧坦承,我國科研環境建設相對滯後,當前科學界的浮躁浮誇之風、“圈子”文化等問題較為突出。“圈子”文化的產生,與科技資源分配製度、科技評價和獎勵制度以及科研組織模式密不可分。

去年發佈的科技工作者狀況調查報告顯示,近六成的科技工作者認為,我國科研環境較五年前改善明顯。但仍有近半數的人認為,當前我國急功近利、學風浮躁的問題比較嚴重。

“有些科研人員甚至為了在較短時間發表論文,只做短平快的研究,不再做原創性的研究。如此一來,迎合了某些獎項、人才計劃項目的評選要求,卻偏離了科研的正常軌道。”林慧說,新的時代更加需要弘揚求真務實、勇於創新、敢於擔當、無私奉獻的科學家精神,這不僅是科學共同體的精神氣質,也深刻影響著全社會的精神境界。

於是,一些科研人員就拼命發灌水的論文。有人則把精力放到儘量多地拿項目、拿經費上,要麼是什麼項目都接,要麼就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。還有人專做短平快但科學價值較低的項目。那些長遠來看有科學價值的問題,由於風險大且耗時耗力,很難在短期內被攻剋並產出成果,很多科研人員就不願意去碰。

(科技日報北京6月11日電)

“這既有部分科技工作者自身修養不足的原因,也有體制機制方面的原因。”何光喜解釋說,過去一段時間,許多大學和科研機構考核評價科研人員時習慣於數論文和項目數量,至於研究活動是不是真正解決了深刻的科學問題,都變成了次要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