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三分彩计划-澄海新闻
点击关闭

足球武汉-成都谢菲联:从四川足球到成都足球

  • 时间:

高晓松国籍争议

關於武漢光谷退出的恩恩怨怨,不多說了,其實真正想說的是,武漢光谷退出之後不到一年,反賭掃黑開始了。並不是說武漢光谷退出背後就一定有多少黑幕,但至少有一個事實是:2008年屬於中國足球「黎明前的黑暗」——2002世界盃之後,中國足球就進入快速下滑通道,而2008年時候的中國足球,無疑是最黑暗的時候。

成都謝菲聯原名成都五牛,1997年沖入甲B,2001年作為「甲B五鼠」之一遭遇重罰,2005年底,英國謝菲爾德聯足球俱樂部入股五牛,這是中國首家獲得國外職業俱樂部投資的俱樂部,開創了外資投資中國足球的先河。2008賽季,成都謝菲聯開始征戰中超,但在征戰兩個賽季之後,2010年反賭掃黑遭遇處罰被降入中甲,雖然當年球隊再次逆勢沖超,2011年再次征戰中超,然而此時資金問題開始困擾成都謝菲聯,2011年中超再次降級,2013年俱樂部更名成都天誠,2014年中甲降級,2015年1月5日,成都天誠解散。

申鑫在中超的那段時間,恰恰是上海足球低谷期,這也為其生存提供了一定的土壤,而隨着上港的崛起,申花的底蘊依舊持續,申鑫在最近幾年徹底失去了球迷基礎,加上本身財力的不足,進一步失去了生存的本地條件,沒有了一定的球迷土壤,最後走向凋謝也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。未來的中國職業聯賽,或許仍舊會有一些老牌球隊徹底告別,換句話說,足球的穩定與否,其實未必取決於足球本身,而需要整個社會環境、經濟環境,包括教育環境都趨於穩定,唯有如此,百年俱樂部才會有真正的土壤。

武漢光谷:至暗時刻的「驚弓鳥」,退出一年後開始反賭掃黑

這個時候就要說雲南紅塔了,它最早叫深圳金鵬,1998年成為雲南紅塔,2000年開始參加甲A聯賽,2003年末代甲A,雲南紅塔還獲得了第七名,當年的雲南紅塔也是大名鼎鼎,高原主場更是讓不少球隊有些心驚膽戰。但紅塔因為政策原因不再投入足球,俱樂部面臨轉讓,雲南足球被拋棄了。

3月20日訊 《足球報》盤點了中國職業聯賽26年歷史中曾風光一時卻最終黯然解散的球隊。在它們消失的同時,也給中國足球留下了令人唏噓的記憶。

如果把整個四川足球比喻成蜀漢,全興時代就是蜀漢的劉備時代,當時劉備佔據成都之後,意氣風發,但一場夷陵之戰(和實德的關聯關係)幾乎葬送了一切。後來,成都謝菲聯中興,這個階段算是「七擒孟獲」到「六齣祁山」,但終歸是沒有成功,至於如今的四川足球,有點姜維「九伐中原」的意思,一次又一次,似乎看不到成功的希望。

當然,這個比喻也有不恰當之處,那就是四川足球和成都足球,其實不是一回事:我們一般說的四川足球,包括四川足球和成都足球,外人總是把他們當成一個整體來看,但實際上它們從來不是一個整體,在當地足球工作者看來,四川足球是四川足球,成都足球是成都足球,所以現在我們會看到四川有多個球隊,有的冠以「四川」,有的冠以「成都」,你方唱罷我登場。究其原因是因為成都足協同樣是中國足協會員單位,和四川足球地位是一樣的,類似的還有湖北足協和武漢足協,廣東足協和廣州足協,等等。

雲南紅塔/前衛寰島 借屍還魂:摻雜着拋棄、重生、放逐和堅守

上海申鑫 :表面是技術流的失敗,其實是大樹底下寸草不生

(編輯:小楊)

在這灰暗的時刻,任何俱樂部,任何足球投資人,其實都很容易成為驚弓之鳥,但凡有風吹草動,便容易出現過激反應,而武漢光谷無疑是比較典型的過激反應。後來,湖北綠茵成立,參加了2009年乙級聯賽,這支球隊後來更名為武漢卓爾,雖然有血緣關係,但已經是兩支球隊了。

雖然叫武漢光谷,但它的前身其實是湖北隊,隨後參加職業聯賽,從1994年到2008年,這支球隊名字多不勝數,湖北武鋼隊、湖北美爾雅、武漢雅琪、武漢紅桃K、武漢紅金龍、武漢東湖高科、武漢國測藍星、武漢黃鶴樓,直到武漢光谷。

因為沒有遞交工資確認表,2020年,上海申鑫正式退出職業聯賽。申鑫在近年來活躍于中國足壇,所以它的退出在中國足壇引發的反響更大。值得注意的是,申鑫是中國足壇少有的技術流派的球隊。另一個是廣州富力,目前沒有生存之憂,但也一直是中國足球很有意思的話題,什麼「我家大門常打開,開放懷抱等你來」之類的調侃經久不衰。

成都謝菲聯:從四川足球到成都足球,都逃不過顛沛流離

技術流派的申鑫退出職業聯賽,自然是讓人頗為遺憾的,但必須要說的是,申鑫的退出,非技術流之罪,實在是足球戰略的失誤。申鑫是上海的球隊,2004年初買下八一青年隊並將主場遷移到南昌八一體育場,2010年開始征戰中超,2012賽季回遷上海,當年就降級,但因為實德和阿爾濱的合併起死回生,但2015賽季,上海申鑫最終還是降級了。

到了重慶之後,前衛寰島繼續燒錢,引進了高峰、姜峰、韓金銘等名將,還聘請了「頭髮都可以拍賣」的施拉普納,不過僅僅拿到聯賽第五,1998年,前衛寰島繼續燒錢,引進了彭偉國、符賓等名將,還聘請了劉國江,但最後僅僅勉強保級。不過,2000賽季前衛寰島獲得了重慶足球歷史性的突破——榮獲足協杯冠軍,也就在這一天(2000年11月12日),重慶力帆接手,這在當時可是一個了不得的企業,但2003年末代甲A,重慶力帆降級了。

2020年2月27日,重慶當代力帆俱樂部和SWM斯威汽車聯合發佈公告,SWM斯威汽車不再對球隊冠名。看來,這傢俱樂部遇到了一些困難,不過,目前生存應該不是問題。這個球隊的前身究竟是誰呢?這是一個問題,這其實也是一個借屍還魂的故事,雲南紅塔是它的身體,重慶足球是它的魂魄。

這個時候,恰恰從甲A降到了甲B的重慶力帆就買來了雲南紅塔的中超資格(2004年中超元年),所謂重生不過如此,但必須要說的是,現在的重慶隊,最初其實是深圳金鵬和雲南紅塔,而不是當初的前衛寰島和重慶力帆,重慶力帆那個俱樂部去了哪裡了呢?當時把資格轉讓給了一個叫湖南湘軍的俱樂部,也可以說是被放逐了,然後這個球隊在湖南踢了三年中甲,2006賽季中甲降級之後,球隊就解散了。這個湖南湘軍,和湖南湘濤沒有關係,而現在,湖南湘濤也很可能失去職業聯賽資格,那是另一個悲慘的故事。

故事先從前衛寰島說起,前衛寰島可謂是燒錢的鼻祖之一,另一個是同樣沒了的廣東宏遠,我們前面已經說過。前衛寰島最初是武漢前衛,現在重慶當代的主要股東當代科技也是武漢的公司,真的是有點扯不斷理還亂——當然下面的故事更亂。在武漢的時候,來自海南的合作企業寰島集團就開始燒錢,並成功沖A,1996年年底,前衛寰島主場遷到了重慶,據說還涼透了武漢球迷和海南球迷的心,因為武漢球迷覺得它不該走,因為海南球迷覺得應該來我這兒。

2008年10月2日,因對中國足協處罰李瑋鋒表示不滿,武漢光谷足球俱樂部宣布退出中超,這是中超成立以來唯一一支中途退出的球隊,兩天後,中國足協做出了取消資格、罰款30萬元的處罰,至此,武漢光谷不但無法征戰中超了,連中乙都參加不了。

嚴格意義上,最初的前衛寰島和最初的重慶力帆,那個球隊已經沒了,但最初的雲南紅塔,身體仍在,但魂魄卻早也沒了。是不是很亂?其實以前亂也就亂了,只希望未來的重慶隊能夠過得很好,能夠始終堅守。

今日关键词:伊朗使馆引用左传